7:30

No hope just lies, memories never change.

今夜星辰陨落,无数流星如雨倾盆奔向符文之地。

于是磅礴之后,北极光从巨神峰的方向蔓延出来,就像是艾欧尼亚那古老树木的根基,延伸到双眼可及的每一个角落。


崔斯特在港口租了一只小木船,他平躺在潮湿的木板之上,让渔夫将他推向蓝焰岛以北的方向。那双发着光的双眼终于缓慢的合上了,漫天繁星在闭幕的脑海中留下爆炸般的火光,让他的思绪无法宁静。

他想起马尔科姆那双暗色的眼睛,里面总是充满了火光。像是绝处逢生时命运喷出的火药,像是卡牌流转时发出的音符,更像是一杯杯打碎的威士忌,耀眼、悦耳却灼喉。

他想起马尔科姆喜欢掐着他的脖子,用那双手掌控他的动作。那个人总是喜欢特立独行,他总是喜欢去掌握,喜欢见到那些人被折服的样子。大概自己也不例外,崔斯特想到这里笑了笑。某些方面,他很喜欢。

他想起的都是马尔科姆。他可以在波澜的海面上,看着远处星点灯光的大陆想起马尔科姆的眼睛;他可以在祖安的实验室中得到一杯热牛奶时想起马尔科姆的嘴角;他可以在皮城滚动的齿轮车,枪械陈列的博物馆里想起马尔科姆的双手。他会在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甲板,每一个床铺上想起一些什么。

他的记忆总是造化弄人,这些微笑的场面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是他刻意记住的。

所以这艘船缓慢的驶向艾欧尼亚大陆,他希望在风暴来临之前,幸运女神会眷顾他混乱的思绪,为他指路。

如果不能,倾覆于波涛?他并不想。

海水的声音涌进他的耳朵,海面失去了午夜的狂欢,静静地把他推向回忆的桥头。他从不抗拒命运的安排,只是在这条路走向灭亡时,将神给予的路标轻轻调转。

海天之间独他一人沉睡于迷惘,又清醒于爱。


此时此刻,格雷福斯正蹲在铁壁铜墙之中,用双手挖开石板砖下的深坑——它指向自由。





他并不热爱这个充满惊喜的世界,

但却在遇到他之后,疯狂地热爱上了这个世界带给他的惊喜。




-END

评论(1)
热度(7)

© 7: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