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No hope just lies, memories never change.

【亚易】纱久罗(开车)



"Is a leaf's only purpose to fall?"





每年腥红之月都会来临,艾欧尼亚山顶上的武道场中,武士们抬起头,看向空中如血般的明月。


今年似乎来得迟了一些,卯月将过,诺克萨斯入侵过后的山庄上早已建起了无数阁楼,整片大陆像是沉入了梦中幻影,楼阁间跳动着暗红色的火苗,人们逐渐被不安侵染。在支离破碎的生命树下,索拉卡举起众星照耀的权杖,为子民祷告。


易为他的门徒们指点了救赎自我的道路,鲜少有人能像他一样,独自闭门在樱花盛开的山上,面海而坐,静静冥想来度过这样折磨人心的一天。


惶恐仍然伺机而入,为欲望鬼迷心窍的人狂躁的怒吼,举起他们的双手露出兽化的獠牙,把心底最厌恶的一面展露出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顾亲人的阻拦,被斩首示众。


显然亚索上山的时间并不对。他本想避开这场劫难,因为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在被迫沾满献血之后,已经毫不犹豫的可以将疾风贯穿追捕他的人的胸膛。那些喷射出来的血液,像是被泼洒在了艾欧尼亚的山脉之上。


这些不安缠绕着他,伴随着疾风。


血月必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刀刃,即便他是一柄双刃剑,且异常锋利。一念之间踏入修罗之道,那一步疾风过后,头戴鬼面的刽子手沉溺于黑暗,发出令人恐惧的笑声。


然而亚索躺在腥红的世界中,双目近乎无神。他的刀刃并未出窍,只是静静地站在修罗路上,感受着那些鬼魂哭叫着穿透他的身体。它们长着和他哥哥一样的脸,和他上司一样的脸,和他记忆中所有人一样的脸。


唯独有一人,还有一人。


他忽然开始奔跑,脚下溅起粘稠的血液,他向着山顶奔跑,他看到枯萎如人手掌骨骼一样狰狞的树干,看到满地苟延残喘的鬼魂,看到千军万马践踏后的村庄,他还是没有看到这个人。


易大师的剑离他有些过于远了,以至于红色的刀刃刺向他时,他伸出手下意识去找他的武器,却因为徒劳时的犹豫,被划破了和服宽大的袖子。他绿色的瞳孔中透露的先是惊讶,在看到那张白骨鬼面后,他连叙旧的客套话都说不出来了。


“哈……”鬼面之刃的话音清冷,剑刃蓄势待发,易只好依靠步伐在榻榻米铺设的地板上来回跳跃,刀锋次次陷入地板数寸,拔出的时候伴随着木屑。


剑圣的动作越发的迟钝了,像是受到了血月的侵扰一般,他左眼上的伤疤开始疼痛,太阳穴突突直跳让他难以集中精神。而亚索的剑法总是让他难以招架,尽管无极剑道已渗透他的人生,却在人情世故前显得如此无力。


于是在鬼面全力一击后,易被这股强大的力道撞倒在地,刀刃割开了他肩膀上的护甲,深深刺入地板。鬼面整个人都是压在他之上的,距离之近,易听到了鬼面下急促的呼吸声。


在修罗之道中挣扎的亚索,看到了虚伪的幻影,在这山中阁楼中他奋力一击打碎幻影,刀刃刺穿了黑暗的胸膛,除了瞬间爆炸开的黑雾,一切尽是虚无。


易抬起手,他的掌心因为疼痛开始颤抖,他扣住白骨鬼面,用尽力气将那可怖的冷血杀手的身份揭开。


亚索在猩红世界中看到了飘入迷途中的樱花瓣,随着喧嚣的风被他的刀刃劈作两半,淡淡的清香让他沉睡他乡,却又在温暖的手掌碰触中醒来。他看到被他压在身下的易脸上尽是冷汗,老旧的伤疤上鼓起黑色的血管细微颤动着,尽管如此,易却还是牵强的扯出一个微笑。


血光之下,他唯独在这修罗时间看不到易的身影。


就这这样的姿势,亚索在满布剑刃痕迹的房间中轻轻亲吻上易的眼睛,舔掉他额角的汗水,再像是道歉一样舔着易左眼上跳动的伤痕。易大师被舔痒了,就闭上眼睛皱皱眉。


他十分诚恳的在弥补他的错误,易简直快要受不了了,亚索压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用舌头从他的每一处伤口上舔过去,就连肩膀上还渗着血迹的刀口都不放过。“早知道,我应该在你身上多留点……”亚索抬起头,看着已经像是认命要投降的男人嗤笑一声。


“……留点什么?”易听到这样的笑声免不住冷颤,他的和服被亚索拉扯的松松垮垮,腰带几乎散开了,就差掀开那层衣料了。


男人想了想,欲言又止,继续了他的亲吻,并且用他的手掌去触摸易精瘦的腰身,摸到脊背再到股缝,他顺着剑客忍不住挺起的腰身亲吻,舌头在肚脐的位置不住地捣蛋,留恋着这稍冷的体温。


亚索进入他的时候,易忍不住仰起头呜咽了一声。


卯月里最后的樱花顺着浪潮飘落,混杂着鲜亮绿色的叶子,从敞开的合扇门飞入满庭,易面色潮红得用手臂遮住嘴角,他轻轻转过头去,暗绿色的眸底除去一汪春水,还有飞舞的樱花。


就像是着迷了一样,他再一次亲吻着他的眼睛,眼泪是甜得,血液也是甜得。


腥红的月亮将樱花染上亮丽且残忍的颜色,这场以复仇为目的的杀戮将被沉静的冥想替代,为了不坠入修罗深渊,有些人选择接受洗礼,而他们却互相舔舐着伤口,寸步难行的在鲜血铺出的未来上,冷静的前行。


“别想你的无极了,偶尔也让我占据你的一切吧,就像你说的那样。”


他屈着单侧膝盖,面朝樱花之海,膝盖上还枕着昏昏欲睡的剑客,亚索伸出手摸了摸他眼睛上的伤痕。


黑暗已过,黎明将至。







"I will show you the path."











-END


-------------------------------------------------------------------

突发奇想的车,希望不被和谐。

所以这一对还是有点年下的意味吧?有点吧?年下的?长着给予的在逆境中得到指引和非否认。

“易大师,好想对你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梗自下图,P站id=10619215

 




评论(7)
热度(49)

© 7: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