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No hope just lies, memories never change.

【维勇】后日谈

生活如果过太快,感情也许会变得一文不值。

生活如果过太慢,耐心也许在会路途上消失。




00

胜生勇利想,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有什么办法可以更早的让这些事情发生呢?

他一边想一边滑动着维克托手机里的相册,看着一张一张醉酒后放荡不羁的舞步,从最初的不敢直视到现在十分平静甚至有点窃喜。

阳光好得过分,就像是跳动的生命一样,透过百叶窗帘,将桌上的眼镜,手中的手机,和他无名指上的戒指连成一线。

随意的往酒店的床上一躺,宽大的枕头便将他裹进了一个温柔的世界。勇利抬起手,五指齐齐并拢,又分开,看着光线烫过金色的戒指。终于,在二十四岁那一年,抓住了属于他的光源。

于是胜生勇利得出了一个结论——刚好。



01

马卡钦意外的很黏他,而且是从初见开始一直这样。

毫不见外,大概这也影响了维克托吧。

胜生勇利站在温泉门口时写在脸上的表情是“超级惊讶”,而不是“我怎么不记得我对你说过Be my coach了?”

单纯的惊讶,和被履行约定的惊讶大概到了极点上反应都是一样的。

毕竟胜生勇利就连比赛失败的时候,他还一直坚守着霓虹人对偶像的礼貌,而且一直以极度憧憬以及狂热粉丝的身份自居。

“粉丝和偶像之间还是要划清界限,如果不这样拉开距离,关系就难以维系了。”

“虽然触手可及,但如果过于接近就会破坏梦想。”*

太近了。

日本年轻的花滑选手从湿漉漉的地上爬了起来,脚上的袜子已经湿透了,还沾满了澡堂中的泡沫。

被白雾覆盖的眼镜顺着满布热汗的鼻梁向下滑落了几寸,模模糊糊之中,他看见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赤身裸体的在他面前,享用着乌托邦胜生的温泉。

该死的近视。

还是“坦诚相待”。

他一边对面前的场景哑口无言,一边想起来自己屋子里贴满了维克托的海报,忽然这么一个平面人物走到了现实中,哪怕是在赛场上,他们也没彼此之间这么近过。当然,这是在胜生勇利当时的记忆里。

是应该先与他问好,还是先回屋子把海报收起来?

最终,以上两个选择他全都略过了。



02

索契大奖赛决赛的时候,维克托喊了一声尤里。

胜生勇利回头,发现他叫的是尤里。

在第二次对上视线时,维克托问他要不要合影留念。

还是用的俄文。



03

这件事几乎成了他接下来赛程中的阴影。

在冰面上过于紧张的时候,就会想起那天一言不发转身直接走的失态模样。

其实,当时的胜生勇利应该还没有意识到,更失态的事情早就存在维克托他们的手机相册里了。

顺着这些出乎意外的失控事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决定稍稍改变一下他那一成不变的人生旅途,他从来没听过雅科夫的话,也没想到自己未来会考虑那些意见。

维克托是冰面上的王者,这一点没人敢否认。王者受人崇拜,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对他来说什么后外点冰四周跳,后内四周跳,后外四周跳,后内点冰四周跳,勾手四周跳,动动脚,借着二十多年来的刻苦和履历,可以轻易完成的。

天才总是让人难以理解,不是吗。

但对于胜生勇利来说,他的前半生是在追逐自己的初心。

他觉得输赢没有那么的重要,那是在他双脚站在索契大奖赛决赛的赛场上时的想法。最初的目标是与自己的憧憬的人同台竞技,现在看起来已经实现了,更多的他甚至没有想过。

那些卫生间里的自责,其实是对家人和旧友们落空希望的道歉。自己做不到更多,因为自己的野心没有那么的大。

也不是没有想过超过维克托,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

比如这次决赛,他是第一,自己也是第一。一个正着数一个倒着数。可胜生勇利还是不甘心啊,哪怕第五名也好,用手指头数的时候起码他们还在一只手上。

所以什么引退,什么负面新闻。

收拾收拾自己下半年继续冲击下个赛季吧。

只不过念头总归是念头。

如果维克托没有做出那个看似荒唐的决定,说不定现在的他只是在冰城堡上滑着转三,继续对人生犹豫不定的家伙。

维克托说:“如果是我去滑,那肯定会赢就是了。”

也许尤里奧能理解,然而胜生勇利听到这句话之后,只是愣愣的像具冰雕一样杵在冰面上。

看啊,他肯定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做不出这样的跳跃。那个发配基础练习之前的表情就很好诠释了胜生勇利的想法。

简直就像是个下凡的神仙。



04

晨练的时候,马卡钦会一起跟着。

特别的,每天出门前那只毛茸茸的家伙都会使劲舔几口胜生勇利的脸。尤里奧喜欢猫科动物,所以对此虽然表现不出抗拒,却也不是很喜欢,面对这样的早安,他会伸出手去拍拍他的头。

当一整天的练习全部结束后,他们往往去温泉中放松自我。一开始尤里奧扬言誓死不进温泉不与他人一同泡澡,于是第二天傍晚被胜生宽子把衣服藏起来了,只能裹着条浴巾,被维克托拽到了温泉里。

温泉on ICE的消息不胫而走,所以乌托邦胜生调整了营业时间,每天晚上太阳落山之后没过多久就紧闭了大门,只留一些常客,以及几位花滑运动员。常客们喜欢在大厅中齐聚着喝酒,吃一些海味。浴室连接着温泉的地方就完全没人,维克托喜欢开敞着木门,一边泡一边和马卡钦对视,时不时撩起一些水过去。

为了清理贵宾犬留在澡堂地上的棕色卷毛,胜生勇利不得不每天多花半个小时留在这里。

有时被人问起,维克托还会帮他解围说是旅客留下的。

太近了。

胜生勇利又在嘴边重复了一遍。

然后抓着扫把就往外走。马卡钦摇摇尾巴,一开始是维克托让他跟着勇利走,久而久之,勇利只要独自出门的时候,他就会机灵的跑出去跟着。

有一次维克托又跑到镇子的南边去吃拉面,结束了训练的勇利和尤里奧在门口找了好半天都不见人影便决定分头。

尤里奧和美奈子往北边走,毕竟他还是个未成年不能单独行动;胜生勇利则是往北边走,马卡钦也跟着往北边走。

那天正赶上手机没电,所以直至勇利在不大的镇子中几乎将夜市走了个遍,回家才发现呼呼大睡的维克托嘴里还在叫马卡钦的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

隔日一大早,他站在维克托的屋门外,礼貌的叩了三声门。

开门的是几乎头上的每一根银发都翘起来的花滑界五连冠得主,还没睡醒的半低着头,哼哼几声,毫无防备。

“对不起……”

胜生勇利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小声地说道。

“我想我意外地拐走了你的狗……”*



05

在胜生勇利的脑海里维克托总是给予方,自己则总是接受方。

维克托给出了编舞,给出了时间,给出了承诺,还给出了自己。

他甚至都没有开口问过维克托为什么选择放弃他的连冠而当教练,如果真像雅科夫说的那样是过家家的游戏,那未免也太认真了。

他们马上要在一起经历温泉on ICE,种子预选赛,大奖赛系列赛。维克托如果选择参加比赛的话,现在已经晚了。

还是说,自己不足以带给他灵感?

之前的勇利在冰场上都会细细的思考每一个动作要做到什么程度,或者因为太过紧张而视线模糊大脑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现在的他,脚下演绎的是偶像编的步伐,无论是短节目还是自由滑,他可以一边想着自己的偶像一边想着自己的动作。

那些无意间融入节目中的情感,造就了他如奔跑般的进步。

维克托希望勇利在表达他们相见的时候表情更加惊喜和快乐一些,而对于已经忘记自己酒后嚣张的勇利来说,他更乐于表达出抓住光的感觉。

那束一直在他的面前的光,在远处闪耀的人。

就那么一伸手,抓住了。

勇利也没觉得有什么梦想破灭,虽然他对于花滑的初心以及对于维克托的感情都逐渐清晰起来,但他还是找不到有什么理由和目标可以替代“为了维克托”,追逐也好,表现也罢。

维克托给了他这么多,他想尽了办法要去回报。

为了回应那只看着自己的视线,胜生勇利用爱完完全全去浸染了整首短节目。

为了回应那些花费在自己身上的时间,胜生勇利用高分牢牢实实的契定了赛季开始的势头。

为了回应维克托,胜生勇利决定送他一个小小的圆圆的,金色的东西。

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将自己给了维克托了,再说有什么的话。

维系吧。



06

两个人第一次正式的接吻是在长谷津,第一个私下的吻。

维克托把他压在城镇铁路出站台的拐角里,其实平时也没什么人经过,只是偏暗的角落里比较容易营造气氛。

他们一半在余晖里,一半在黑暗中。

太阳已经垂在山头了,橙黄色的暖光都是从站台外平平的洒进来的。那个拐角通向楼梯间,脚下还有一条硬得隔脚的盲人行道。

俄罗斯人借着仅有的身高优势,手掌撑在勇利的头上,宽敞的风衣立刻将他们遮得严实。当时勇利刚刚散心回来,美奈子、胜生家和西郡家一同出了一次远门,维克托正好要回俄罗斯。

比赛和训练之间紧凑的时间缝隙,就像他们两个人现在脸颊之间的距离。

那些在冬日里依旧温暖的气息环绕在两人的面颊间,维克托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分开的时间有一点久了”,乘着勇利想要回答的架势就吻了上去。

这个吻和他们之前半公开的不一样。

说起来那大概不算吻吧?

没有滑冰场的冷地,没有激烈运动后的缺氧。

当然,也没有维克托特别激动时的“莽撞”。

这个吻细腻到胜生勇利每次回想起来都会心头噹噹响,小锤子直接敲到了喉咙口。

维克托用舌头去吻他,一点点的引导着他,吻了很久,吻到勇利后背顶上了冰冷的墙,吻到互相掠夺至窒息,也吻到激动的时候双手紧紧抓住了肩膀。

好像同上次那个唇对唇的摩擦有着差不多的环境。

维克托的头发又翘了起来,和那个凌乱的早晨一样。

所以接吻大抵和惊讶到了极点,都是大径相同的。



07

又不是所有的天才在一开始都是天才。

对维克托而言,他的前半生都沉浸在冰和刀之中。

后来尤里奧找到他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死了。但金发的少年没有问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因为他认识,或许说面对这个人,他更有斗志。

正如维克托想的那样。

二十年来忽略掉的生活和爱情现在得以慢慢拾起。回首起来,除了金牌,维克托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收获。但是且只有对此他依旧骄傲,依旧引以为豪。

直至胜生勇利给了他“生活”,爱情是隐藏在这其中的一个巨大的彩蛋。

从那天晚上那个抱着他大喊大叫着诉说愿望,毫无顾忌地发泄着自己的青年身上,他似乎找到了自己人生中丢失的一块拼图。

哪怕当整张拼图拼得差不多时,中间缺失的一块会有些难拼进去。

但他们形状总是一样的,缺口对缺口,圆弧对圆弧。



Re: 00

为什么不能早点遇到勇利呢。

维克托接完早餐关门时又在想这个问题了。

他转过身,看着倒回床上打盹得家伙,笑着摇摇头。

至于之后的事情,那都是后话了。






-END


*:观点源日本TV Project 72h 访谈内容。

*:源Tumblr,公开授权梗

建议BGM: Diamonds - Rihanna






评论(11)
热度(486)

© 7: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