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No hope just lies, memories never change.

【维勇】Negotiator 01 (黑手党AU)

背景



胜生勇利第一次在正式交易场上遇到俄罗斯的首席谈判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于四大家族的年终谈判上。

意大利西西里岛,埃特纳大道上一间不起眼的酒吧里。

穿过纸醉金迷和衣冠禽兽的世界,打开吧台左边的那扇铁门,进去便发现别有洞天。

胜生勇利按照前任教父切莱斯蒂诺的指点,穿了一身藏蓝色的西装,挺胸抬头在Chardini当家旁边站得可直。

上座的都是彼此熟悉的面孔,东边位置坐着银发暗灰色西装的维克托,他领边的口袋还藏着条镌了金线的帕子;坐下身时随着西服的皱起,那挂在与第一枚扣子齐高的领带夹便露了出来,俄罗斯引以为豪的首席谈判官正在用他独特的方式炫耀那至高无上的家徽。

南北对峙的是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和切莱斯提诺·恰尔蒂尼两位大人物。

矮桌上事先准备了四杯水,站在门口的记录员看到前任教父带了位面生的谈判官,二话不说便转身要去拿一个空杯子。切莱斯蒂诺抬手摆了摆,胜生勇利便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坐到了那个空位置上。

他抬头,发现维克托正在打量切莱斯提诺。俄罗斯人将身子沉入椅背中,翘起腿顺势脚踩在了桌沿上,裤角和皮鞋间的一节皮肤就裸露了出来。

克里斯吹了个口哨,和以往一样,他跃跃欲试于即将要开始的瓜分:“这次分的是哪块地盘?”

“利帕里,就是米凯莱·克里斯皮诺原先握着不肯撒手的地方。”

“哇哦,那可真是块风水宝地,意大利南边的交涉港口,”维克托笑了一下,“恰尔蒂尼‘教父’愿意让我们瓜分这块地吗?毕竟米凯莱·克里斯皮诺看上去,说话一点都不管用。”

被点上名的人只是轻轻摇头,伸出戴着戒指的右手食指在桌上敲了下:“我要的不多,三成。”

胜生勇利拿不定主意,只能干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等着时机说话,他出师于切莱斯蒂诺,却学得不精,一直在四大家族中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他的双手紧紧压着膝盖,着急的时候便用手指蹭一蹭双膝凸起的那块骨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次谈判和Chardini和Katsuki是没关系的。”

“上一次火并的时候面对奥塔别克的停战讯号,似乎两家并未理睬,而是在群岛的海岸线上增援。”

“隔岸观火,看得真是带劲啊。”

忽然一滴汗水滴到了手背上,桌上水杯中隔空泛起了些涟漪,水波撞上玻璃构成的界限,再折回相互交错。维克托一边说着,一边得寸进尺的将桌子用脚往胜生勇利面前推。

差距啊,但他总不能坐着被人宰。

“后来救援条例和军火协议都是和我们家签署的。这么算的话,如果切莱斯蒂诺的理由和我的差不多,我也应该提走三成。”

“那是你的分内事,胜生勇利。我们四个家族在签署协议的时候明明确确提到过,在对待外来家族,以及处理地盘内争执上的约定,你不会忘了吧?”

仅仅一句话便被噎了回来,切莱斯蒂诺暗自叹了口气,倒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每年接近年终时期最后一次分食猎物,向来都是维克托的主场。

三个月前在利帕里发生的一次小火并,主要参战方其实同四大家族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因为这底盘就在西西里的北边,教父的眼皮底下。新秀Artin家族和当局发生了些利益上的纠纷,最终演变成了冲突。

私下里Artin家族的首领奥塔别克和维克托曾签署过利益关系的条例,便导致这件事情必须上升到家族谈判。

这次的损失少说有六位数,多则关系到和平协议。

在意大利签过得无数条停战协议,瞬间便被一声枪响打破。借由此,虎视眈眈的四大势力开始疯狂的掠夺。当权的教父却又做不出什么实际事情,只是一味的在稳固自己小家族的生产线。

在一旁坐着笔迹的人忽然顿了下笔,将已经拟定好的协议放在了桌板上。

“主方Artin家族六成,按照人数分配,克里斯可以拿到两成。剩下的由‘教父’和胜生家自由分配,”维克托将协议转向自己,看都未看直接署了名,“至于我,一成不要。”

后半句话自信满满,那双如海一般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渐渐汇在眼底的黑暗便是潮汐。他看向胜生勇利,那倒映在眸子上的身影就像是在涨潮时出航的木船,不久便被高浪吞没。

“多谢款待。”

维克托低头亲吻食指上的戒指,银色的发丝渐垂,完全遮住了他的表情。

后来切莱斯蒂诺和胜生勇利一同走出了酒吧,乘一辆车回去。

他的导师告诉他,按照以往的协议,他可以在做分内事中拿到一两成已经算是极限了。表面上这次谈判收获最大的是奥塔别克,但实际上那六成最后会被维克托抽走四成。

“维克托一向是那么精打细算,最大的赢家必须是他自己。”

胜生勇利搓着手上的戒指,这个习惯是和切莱斯蒂诺学的。他满脑尽是维克托的眼睛,那双只要是对上视线,便难以移开,难以去反驳什么的眼睛。

“他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不用太在意这个。”

“我见过他太多次,所以你看我都不说话的,他会给你安排好,合合理理,心服口服。要想真正的在交易场上从他眼下赚足利益,你还需要下很多的功夫啊。”

胜生家的大名慢慢地将头垂了下去,近乎是绝望的双手抱紧了脑袋。


经济局势紧张的胜生家族,在一瞬间分裂成了三份。

消息永远走在一切事情发生的最前面。





-TBC






评论(1)
热度(188)

© 7: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