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No hope just lies, memories never change.

【维勇】后日的后日谈

前篇




00

早在几个月前,胜生勇利就和切莱斯蒂诺去悉尼集训了。

说起来为什么是悉尼,大概是因为换个新地方,找一个新环境,感受一下新感觉。至于为什么是和切莱斯蒂诺一起,大概是因为披集要求想和勇利再一起度过几个月。

维克托要留在俄罗斯先专注地准备一套新节目,同时还要为勇利编舞,于是大家选择给他一段安静的时间。

硬要说还有什么原因的话,大概就是南半球那些紫色的花,和日本街道上的樱花树一样,都是太过刺眼的风景。

比起俄罗斯冷淡的雪的色调,它们太过刺眼太过温暖,却又不像积雪那样一触即化。

它们可以留存很长时间,要么珍藏起来,要么埋入泥土,为新生的一代供养。

刚在日本被落樱淋了满身花雨后,胜生勇利来到悉尼又淋了一身花雨。




01

平安夜的时候勇利给维克托打了个电话,那个时候维克托正好说他要去洗澡。

勇利表示你一边洗一边接也可以。

“我不介意的。”




02

这是一通国际长途,澳大利亚到俄罗斯,隔着无数英里的海,声音穿过了群山的障碍,从盛夏的树林钻进寒冬的白雪皑皑中。他仿佛可以听见海浪翻滚的涛声以及雪花断裂的脆响,这些声音堆积起来,足以同他的思念对抗。

于是维克托打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了水池边,距离浴缸不远的位置,齐着热水飞溅出去的安全线。

水哗啦啦的往下流,他们的每一句话都需要用喊得。维克托听不清勇利的声音的时候,他就会将头探近一些,大声喊一句:“你说什么”,这个时候,还带着泡沫的水就会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弄得毛毯一片水渍。

马卡钦蹲在门外面,听见声音就迫不及待的挠了挠门。

胜生勇利那边也很吵,大厅中陆陆续续来往的人太多,有回荡在整片上空的女声播报着数字,有周围激烈的交谈声,有头顶飞机隆隆过境的声音,还有窗外汽车嘀嘀按着喇叭的声音。

他拖着手中的行李箱直往外走,越过层层人群,站在了队尾。

终于安静下来了,勇利叹了口气,将手机更加的贴近耳朵,仿佛这样就可以离得更近一些。

电话中一阵自然得沉默。

维克托在洗澡,而勇利也没有说什么话。

忽然,维克托开口问他:“想我了吗?”

“……”胜生勇利握着拉杆的手忽然攥紧,低下的头往围巾中埋了几寸,憋了好久才吐出一口热气。

那些滚烫的气息向上飞窜着,将他的镜片染上一层水雾,瞬间视线便模糊了起来。身边的出租车驶出站点时会鸣笛,行李箱的轮子卡过地砖的接缝,随着他匀速前进的步子发出规律的撞击声;他一边往前走着,一边点点头。

“嗯。”




03

听见这样回答的维克托似乎有些开心,双手一边揉着已经起满泡沫的洗发乳,一边手一抹将额前几缕头发都顺到掌心中,几滩泡沫被甩到了浴缸边的玻璃上。

他没忍住笑了几声,就听到电话里传出紧张的询问。

于是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一头扎进了水流下。

双眼紧闭的时候,胜生勇利着急的模样竟然直接出现在了眼前。


“我也在想啊。”




04

“今天好像是平安夜吧?勇利打算怎么过呢。”

正好轮到勇利上车了,他向司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拿轻放的将箱子塞进了后备箱中,就连关车门都捂着手机话筒。

维克托也不大在意勇利的走神,一边拧着浴花上的泡沫,一边用手指比出一个圆圈沾了点来吹泡泡。

勇利看向窗外,在冰天雪地里,他开始慢悠悠地告诉维克托。

他去看过了市政厅,还去维多利亚女王大厦里面看了那棵接近十五米高的圣诞树,圣诞树两边都是异国风情的彩玻璃,圣玛丽大教堂的祷告很好听,虽然他不信这个,却表示可以坐下来安静的欣赏。

下午一两点的太阳正好,透过教堂的彩玻璃,将室内最黑暗的地方照亮,十字架就投射在他脚边。有些人是带着孩子来的,有些人是自己来的,老人们往往和孩子一样安静的坐在长凳上翻看经书或者闭着眼睛想些什么,反而是那些正盛年纪的人,眼中充满了不一样的神情,时常会凝视着一处出神。

俄罗斯应该也会有很多这样的教堂吧。

维克托喜欢看吗?




05

平安夜大概都是小情侣才过的吧。

得到答案的维克托扬着嘴角,淋在热水之中有些久了,他便开始奇怪的思考。他想起来无数年前的圣诞前夜,有时会和当时的伴侣一起度过,有时也会和朋友一起度过。

虽然也不送什么伊甸园的禁果来表达对爱的向往,但是坐在巴洛克风格的餐厅吃饭,听一听街头艺人的小调,给侍者的托盘上放进叠好的小费,在烛光中交换圣诞礼物并亲吻戒指,指不准还能看到隔岸的烟火,那是多么享受的事情啊。

“SNS的首页所有人都在刷和对象的烛光晚餐,就勇利一个人选择和洗澡的我聊天呢。”

“说得好像赖我一样……”

胜生勇利嘟囔了一声,轿车驶上了跨河大桥,随着每一次呼吸,玻璃上都凝结起白白的水雾,雪花扑打在车窗上,六个棱瓣清晰可见。

他好像听见维克托又笑了。

然后,水声停了。




06

雅科夫忽然打进了电话,于是维克托便和勇利暂时说了声一会见。

这是一个关于圣诞的问候,以及赛程安排的通知。

“雅科夫,今年的圣诞礼物是什么啊?”

想想以前总是受俄罗斯教练团队照顾的日子,那个时候雅科夫和莉莉亚还没分道扬镳,两个人都会为他准备礼物。而尤里奧则是十分黏着他的祖父,每到圣诞前夕,都会慌手慌脚的跑来问怎么准备礼物。

那些日子好像都有些远了。

意外的是雅科夫直接挂掉了,只留下了一句教训一般的话。

“不要做梦了,维克托!”

维克托用沾着水的手指滑了滑社交软件,果真如他所想所有人都在刷烛光晚餐,和动物同桌的也毫无例外。

这个时候,他竟然开始期待起了胜生勇利。

每一个恋爱中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期待自己的恋人可以在节日中给予一些惊喜。维克托也毫不例外,他不否认他对勇利的期待,也不否认他对这段感情的沉浸。

这就像他不否认曾经的自己一样。




07

胜生勇利鼓起勇气,给维克托打了个电话。

“嘟”

“嘟”

“嘟”

维克托听见手机的响铃时,刚刚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买些吃的,早上检查冰箱时发现连做顿饭的东西都不够了,必须要赶在圣诞大狂欢来临之前去超市好好扫荡了接下来长假期的必需储备品。

于是他慢悠悠的去接电话,慢悠悠的挪到门口。

还没等勇利开口说话,门就被拧开了。

黑头发的青年忽然慌乱起来,向后错了一步,握着手机的手臂往下滑了几寸。

维克托完完全全惊住站在原地,两个人的视线相对,握着手机的那只手无名指戒指烨烨发光。




08

“你的国际快递……”

“到了……”







-END


*此文献给我的挚爱。

*澳洲时间已经是凌晨02:11,实在不好意思晚点。

*Happy Christmas.

*And happy birthday to Victor Nikiforov.

评论(6)
热度(217)

© 7: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