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

No hope just lies, memories never change.

【弓枪】伤疤 01

写在章前:

主CP为弓枪,夹带有少量咕哒盾(BG)以及全员向。

现代特工AU,有部分科技医学是纯属捏造。

向下阅读默认接受此捏他以及设定。

为纯属满足个人意愿的产物。

-








开始。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想法。


大火之中,有一个举着盾的人趴在“我”的面前。


她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说:


“快逃。”


“从前面左转的地方下楼,就可以看到大门了……”


——和我一起走。

 





    CHAPTER 01.

 

“不用担心。”


银发的男人按开耳机的通讯按钮,对着焦急的询问作出回应。


他靠在被炸开半边的墙上,腰腹上全是新流出的血迹。血,鲜红色的血,暗红色的血,溅在地上的,流落地上的,拖动僵硬的身躯时拖在地上的。


相比之下另一侧的情况就好很多,一墙之隔的蓝发的年轻人将布满弹痕的防护头盔摘了下来,虽然脸颊上沾着灰尘,也不会让他爽朗的笑意失去光辉。他蹲下身向惊吓过度的小女孩伸出手,一点点割开原本绑在手腕上的麻绳。


几声细碎的,已经化作嗡鸣的安慰话语飘到耳边,男人正想赶着最后一丝力气嘲笑,不远处浴室内的炸弹突然间被引爆。


整个矮楼都在摇晃,木质地板带着灰石碎屑从楼顶飘落。


脚步声越发接近,枪膛里的子弹丝毫不掩饰的破开门板,敌人蜂拥而至从四面八方夹击而来。


“喂Lancer。”被唤出代号名称的特工面上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带着人质从火光照耀得明亮的一面钻到了掩体之后。


仿佛是被猩红的颜色吓到了,小女孩正要惊呼出声,却被捂住了嘴巴。


“嘘,别出声,”Lancer一边做出禁声的动作,一边在防弹衣的内侧摸索着什么,“听好了,你一会就趴在这个尸体下面,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出来。”


随着小女孩点点头,他才将防护头盔再次带好。Archer身上的伤口不容小视,近距离与冲锋枪对峙的结果便是如此,子弹会以最低十倍的伤害夹杂着金属摩擦时的炙热贯穿皮肉,导致伤口近乎呈现出糜烂的样子。等Archer将压着伤口的手挪开,在几次试探性的触碰后终于确认了破裂处的结疤倾向,他才翻出带有抗生素的医疗针剂扎了过去。


他们的情况不算最好,但也不算最差。


突进屋子的人只有两个,当时的局势已经刻不容缓,敌人发现了特种部队的入侵,正在谈判电话中大喊着撕票。远端指引也因强烈的干扰失去了画面,无法投射在终端机上屋子的结构,也无法利用无人机进行索敌。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凭借自己一生的经验积累,依靠感官来决定行动。


开始二人互相争执于营救目标的所在地点,因为不清楚敌人数量,在分开行动而又撞头的两人于枪林弹雨中停止了争吵,最终将收集的情报汇总、分工、突入顶层。


Archer的微型冲锋枪和手枪都已射空了弹夹,敌人的枪全部都是突击步枪类,无法收集到新的弹夹。而作为将R4视作主武器的Lancer却得到了良好的补给品,这也是让银发男子极为不爽的一点。


“金属碎片和弹头回去再说吧,喏,这把借你。”说完,他便将身上厚重的防护外套脱了下来,仅留下遮盖面容用的护额以及口罩,脑后一缕蓝色的细长发尾甩了出来,随着第二颗炸弹爆破冒出的被火光照成血红色的浓烟,只能隐隐看见他前行时手指勾出腿侧匕首的动作。


作为特工一般都会携带双重武器,除了远程用的枪械,还有近战的匕首以及治疗用品。必要的时候,抗生素的针头也能准确无误的夺走人的生命。而对于擅长近身格斗的Lancer特工,此时无疑是他发挥的时刻。


将保险栓拉开,Archer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再睁开时,朝着面前害怕而缩成一团的小孩子笑了一声,说道:“乖乖等我…我们回来就行。”


 

那把匕首本就是血的颜色,沾上新鲜的生命后,仿若昔日的光辉重现了出来。


绕过二楼的扶手,正蹲在楼梯转角处持枪瞄准前方的敌人并没有发现一路厮杀上来的Lancer,他将刀横在身前,猫着腰身,褪去厚重军靴的步伐接近于失声。近乎是一瞬间,白光一闪,来不及反应,匕首附着着勾刺切尖锐无比的部分深深插入了脖子上的动脉部分。


刺穿血管、割开喉咙近乎是一气呵成,对方发不出挣扎的声音,只留抽出额外的填充物时,血液飞溅的噗呲噗呲声响。


衣服早已被恶臭的血液浸湿,他将滑溜溜的手塞进敌人的防弹衣里擦干净,以确保武器不会在飞速间脱手,随即便拆下那噪音十足的耳麦,压低声音学着惊慌失措的样子喊出“敌人在一楼!”


奔跑的脚步声,濒临塌陷的木质地板相互接连传达着回音。


第一发子弹是从通往地下室的楼梯门口射来的,消音器很好的掩盖了扣动扳机时剧烈的声响,直接命中了他的左肩。Lancer下意识掏枪,却在冗长的反应里发现了难以适应的事情——他的枪在Archer手里。


敌人从二楼楼梯涌了下来,他不得不捂着出血的肩膀一路后退。子弹打穿了他肩膀上的一根骨头,左手充斥着无力和酸痛感,他被烈火染得更红的眸子狠狠盯住偷袭的家伙,近乎将敌人吓退回去。


再退的话背后就是被封锁的大门了,唯一的活路,就是避开地下室入口,位于楼梯正下方的厨房,正好是视觉盲区。脚步声越来越重,随着提前飞来的子弹可以听出是自动步枪的声音,其他敌人的武器都属于未知状态。


“到底是哪个该死的混蛋给他们提供的军火?”


Lancer歪着头用肩膀顶开通讯器,怒火尖锐。在电话另一头的男孩子尴尬得只能呜咽,空留下不停地吞咽口水声。


先是一颗闪光弹滚到了厨房大门边缘,他眼疾手快的从桌子上翻了过去,躲在准备台的后面。第一批脚步声很好分辨,三个人,并且相隔距离很远。


倒数。


三,二,一!


瞬间腾起的身躯如猛兽一般,手掌撑着桌面跳跃起来,随着惯性一脚正中摸进厨房警惕过度的敌人,他用脚踩在躺倒的第一名恶徒脸上,就着蹲姿夺过枪械朝着刚走进厨房视野的第二人心脏打出了一梭子子弹,扣动扳机的手就没有松开过力气,打至弹夹全空,才扔到了地上。


亮白色的瓷砖映照出一抹迅捷的深蓝色,他耳垂上还有同银制餐具一般颜色的耳坠在叮当作响,仿佛是死亡的笑声。


Lancer低头与惊吓过度的人对上视线,嘴角扯出一个近乎恶劣的笑意,便用匕首将其割喉解决。


毫无收敛的杀气,用Archer的话说来,就是整栋建筑都悬挂在野兽的喉咙边缘一般。


随即毫无休息的时间,他依上门口侧面的墙,屏住呼吸听着墙壁所传达来的信息。


楼上有激烈的枪声,玻璃打碎被子弹打碎的声音,受到攻击而倒下的声音,直升飞机接近的声音,气喘吁吁的声音,呼喊呻吟的声音。


然后,瞬间归于静寂。


又瞬间,爆发出小孩子巨大的哭声。


声音像是新生儿般的初鸣,却包含悲怆和凄冷,绝望中又夹杂着一些希望。


最后一个步伐声接近,子弹上膛的声音极为熟悉。一寸寸的接近,一寸寸的心蕾狂跳。


几乎弹出拐角的Lancer,直直撞上了Archer瞄准头部的枪口,一把教他所熟悉的MP5更为长的枪管,在他手中顶在了Lancer的眉心正中,而他手中的红色武器,也近乎要破开防弹衣插入心脏。


浑身浴血且沉浸于战斗中的Lancer与猛兽无二差别,脸上挂着的尽是恣意战斗后的恐怖笑容,浑身上下无数的子弹擦伤,浸透的蓝色上衣分不清是他的血还是敌人的血。瞳孔紧缩的红色眸子渐渐恢复原状,将匕首收了回来。


这才放心的收了枪的Archer将保险拉好,推出弹匣后归还原主,顺便扔过去的还有属于Lancer的制服外套和军靴。


“Master已经在外面了,还有,注意你和他说话的语气。”


在厨房醒神且清洗脸上和手上可见血迹的Lancer,提着外套看了许久,然后低头亲吻了下绣着标志的部分,上面还残留着一些抗生素的味道。


 

直升飞机停在正门之外,黑发的小子一脸担心过度的憔悴样子跳到地面,却在见到狼狈不堪却还要坚持耍帅的两位特工从小门走出来时破涕为笑。


他以一种扯破嗓门的势头向他们喊道:


“欢迎回来,Archer特工,Lancer特工!”




-TBC



【可公开资料】

特工代号

Master

???


Lancer

真名:

使用枪支:雷明顿R4(突击步枪)


Archer

真名:

使用枪支:HK MP5(冲锋枪)


评论(7)
热度(162)

© 7:30 | Powered by LOFTER